left
   
  對國人集體心理創傷的處理與精神病去污名化的呼籲

 
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 周煌智教授 2015/6/2

    回顧過去十五年,從九二一大地震後的大大小小的災難,包括SARS、八八風災、高雄氣爆、空難、海難等重大天然與人為災難發生,不斷地造成台灣人民的集體心理創傷!對於受難者及其家屬更是永久的心理痛楚,難以平息!而在個別性的重大人禍方面,自鄭X捷運隨機殺人案件後,好不容易稍微平息的國人集體創傷記憶,又被劉小妹不幸事件挑起,再次帶給國人莫大的震撼,除了對劉小妹感到不捨,同理家屬的傷慟,表現出義憤與難過不捨外,面對災難已經成為常態,而非特例的現在,國人與政府對於這種集體創傷記憶的撫慰與心理創傷復原,究竟還能夠做些什麼?

壹、對於國家與政府領導人對於未來類似危機處理的建議:
  第一時間展現領導人(總統或縣市長)的危機處理能力與對受難者的同理心:
建議領導人在第一時間主動出面對國人或市民(當然包括對罹難者的哀悼及同理其家屬的悲慟)的集體情緒安撫,遠比在鏡頭下被迫講出千百道指示(指示只要一條,例如:我(總統、縣市長)在第一時間已經指示相關部門成立危機因應小組,依其職權做好各項措施,並且展開橫向與縱向的聯繫,但如仍有不完備處,歡迎大家指教讓我們一起將這件危機處理作得更好。)檢討來得有用。中國前總理溫家寶對於四川汶川地震倖存者:面對著鏡頭講:『各位鄉親我來晚了』,其實,他從北京出發到四川僅有一天就到達,並非真得晚到了﹗充分展現對倖存者的同理心,此時切忌與受難者爭執﹗又如美國總統歐巴馬對於波士頓爆炸案所發表的談話:『告訴死者家屬、傷者與廣大波士頓居民「美國與你們同在」!並強調,「波士頓這個城市和這個國家的大無畏精神依然屹立不搖、絲毫未曾減損」同樣地撫慰民眾忐忑不安的心,值得我們台灣政府首長學習!。

貳、對於政府部門的建議
  危機通常也是轉機:千萬不要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事實上,類似劉小妹不幸事件發生,如同被強暴、或兒童虐待等家暴事件層出不窮,只是媒體不一定報導或顯著報導,因此,如何宣導被害人或兒童(及家屬)提升自我保護能力,成為內化行為的一部分(包括在教育體系強化保護作用),如同是消防的定期演練(定期檢查廁所警報器是否失靈、是否會操作,以及結伴前往上廁所,何時或何地可能有潛在的危險,而非僅在校園中),特別是在重大新聞事件出現時,立即主動提供平常已經準備好的『十八般武藝』,以安民眾的心,特別是保密及協助求助者的SOP,應該儘速的建立或將這流程可以有效地讓民眾知曉。

參、對潛在被害人或受難者建議
  提升對自我保護能力,養成自我保護的敏感度,成為內化行為一部分,或可避免成為下一位受難者。但如果不幸受難(例如被家暴、性侵害以及重大災難倖存者及其可能受影響者),能夠安全的找到資源協助其心理創傷復原,減少創傷記憶對其長期的傷害!

肆、對潛在加害人或受難者建議
  有效問題解決能力與對正常壓力有效抒解是可以減少個體因一時不滿或衝動所引起的不良後果,例如:此事件的龔嫌自稱有幻聽,建議政府應該教導民眾當有精神病時,應該如何正確就醫,媒體可以報導如何就醫就可以減少暴力的感人事件,新聞照樣有賣點,而非聚焦在有無幻聽或又見精神病人殺人污名化報導,無助於正向的能量提升,也再次誤導社會大眾﹗

伍、心理健康與精神疾病的澄清
  世界衛生組織說:『沒有心理健康,就沒有健康。』(No health without mental health)。心理狀態常受限於成長的創傷經驗、人格特質、生活事件、壓力挫折與社會環境的互動影響,而呈現動態波動!因此,影響精神疾病的發生是一種網狀的多重致病因。某甲可能平常皆沒有心理的障礙,卻因為外來巨大的衝擊,例如:遭逢大地震而有恐慌或創傷後壓力症的產生。長期為憂鬱症所苦的某乙也可能改善其壓力情境,變為穩定或症狀改善。某丙可能在近期內遭受許多人認為沒有很大的壓力或挫折的狀態,然而歷經生命創傷與挫敗經驗的某丙(導致其慣用負面思考),因裝滿情緒的水缸已經容不下任何一顆鵝卵石,因而發病﹗若以直線思維來思考,則常將某丙的發病歸因於新發生的壓力事件,並無法真正的解決某丙的問題。因此,進行心理健康促進有必要如同身體健檢般地進行各種壓力源與心理症狀評估,以瞭解其抗壓性與罹病的可能危險因子。

  以龔嫌而言,肯定他心理不健康,因此,會做出這種重大的反社會行為,然而,這跟是否他為精神病人,並受症狀影響,才會殺人並不能劃上等號,絕大部分的精神病人在病情發作時,都能有效就醫得到治療,而不會有這種反社會行為(反社會行為不等於反社會人格)。何況有人會詐病免除罪責,卻讓精神病人背上不定時炸彈罪名,因此,是否詐病尚須經過精神專科醫師的鑑定,但是卻可以正向導引社會大眾鼓勵其不肯就醫的精神病患家屬或朋友就醫。

陸、缺乏經費與人力進行心理健康促進
  台灣對於心理健康促進的經費仍是杯水車薪,比較近三年的國民健康署與心理健康司的經費,平均每年國民健康署的預算超過有近百億元,而心口司的預算屬於心理健康的經費僅約五億元上下,不到前者的5%,平均每人不到30元,顯然不成比例,並且比起2011年WHO所調查的世界每人平均60元還更少,顯然不如世界各國的平均值!值得政府關注,投入合適的人力與財力!

台灣精神醫學會
 
 
right
  • 帳號:專科醫師為「專科醫師號」
  • 密碼:皆為身分證

帳號:
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