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讓我們共同打造美好的未來 !

  首先感謝全體會員及理監事們對我的支持,任重道遠,真正的權力是服務,我會盡全力來服務並榮耀精神醫學會。

  讓我以狄更斯在法國大革命作為時代背景所寫的小說「雙城記」開頭的那一段話:「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是信仰的時代,也懷疑的時代;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是充滿希望的春天,也是令人絕望的冬天;我們的前途擁有一切,我們的前途一無所有;我們正走向天堂,我們也走向地獄。」。根據《遠見雜誌》最新調查,30∼39歲及40∼49歲的三明治世代,上有父母、下有子女要照顧,是壓力最大的族群。最近10年,精神科診所也增加三倍,顯示國人對心理健康的需求逐漸增加。而在過去十五年,從921地震後的大大小小的災難,也不斷地造成台灣人民的集體心理創傷,幸虧有1700個精神科專科醫師堅守崗位,在社會各角落,在醫院診所內,甚至到發生重大災難之處聞聲救苦,給予最及時之心理支持與照護。我常問醫學生精神科醫師是做什麼的?他們不是沉默不語,不然就是侃侃而談,而我最後的答案是「做功德的」。大家選擇精神科醫師這個行業之初衷應是盼望能幫助這些深受精神疾病之苦的人離苦得樂,這是一個不太賺錢之辛苦行業,但在我擔任精神科醫師將近三十年的期間,我仍保有身為精神科醫師之「榮耀感」,這就如我擔任中山醫學大學校長期間,最大的願景是增加全校教職員生及校友之「榮耀感」。

  雖然患者增多了,然而外在的環境對精神科醫師及精神醫療來說其實是非常險峻的,我試著用SWOT (Strengths, Weakness, Opportunities, Threats) 來分析我們目前之情形。就Strengths而言:我們擁有精神醫學之專業知識與技能,可協助醫療精神科常見之精神疾病,以減少社會及家屬之負擔。就Weakness而言:我們是否仍持續保有與時俱進之專業知識?尤其是老年患者突然大幅增加時,我們還需要知道與老年人相關之身體與精神疾病;還有家暴、性侵、強制住院、毒癮、藥癮與酒精戒治及重大創傷等均需要我們共同參與。另外,在不同崗位之精神科醫師正面臨著生存之危機,例如:精神科基層診所之大幅增加,雖然病人增加,但總額卻增加有限,在此僧多粥少下,大家更累了,但收入卻減少。在專科醫院,尤其是私人之專科醫院,各專業學會或公會希望增加人員比率、慢性病房政策之改變與思覺失調症患者住院率之下降等,已經面臨轉型與存亡之關鍵。公立之專科醫院則忙著執行政府之政策,有時也是疲於奔命,在公務預算及住院率下降之下,也面臨經營之壓力。在綜合醫院,尤其是財團法人之綜合醫院與醫學中心,目前精神科已不是綜合醫院評鑑之重點,所以較不受醫院之重視;但教學服務研究一個都不能少,有時也需要值班,且要協助大大小小之評鑑等。此時大家的壓力都不小,但卻要協助照顧一些無法承受壓力的病人,所以我說精神科醫師是做功德的,如果沒有樂於助人的心及抗壓之能力,在內外交迫之下,很可能會放棄此專業。就Opportunities而言:衛生福利部成立了心理及口腔健康司,第一任陳快樂司長及現任諶立中司長均為精神科醫師,對精神科業務較了解,在他們努力經營下,精神科未來之走向與定位應該會較明朗。

  我們目前要負責那麼多業務,如何群策群力、不分彼此,收集國內外之大數據,與相關政府單位、各地醫師公會及各專業學會與公會討論,在社會對於精神醫療需求增加之下,如何給予精神科醫師合理的給付及生存之空間,我認為未來幾年將是個很好的機會,我將義不容辭來完成這些艱鉅的任務!就Threats而言:就如我以上所言,在與其他科競爭、基層精神科開業診所增加及政策改變之下,目前大家業務增多,但收入卻下降,醫院也面臨存亡之關鍵。如果一旦精神醫療崩解,將會帶來社會更大的災難,我們看到法國巴黎發生129人遇害之恐怖攻擊,未來此種天災與人禍只會越來越多,人心也會更忐忑不安,對精神醫療之需求將會有增無減。

  雖然未來仍然是艱辛的路,但只要大家共同努力,我相信我們必能共同打造精神醫療之美好未來,再次感謝各位先進之支持,敬祝 院運昌隆!闔家平安喜樂!

賴德仁 理事長
right
  • 帳號:專科醫師為「專科醫師號」
  • 密碼:皆為身分證

帳號:
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