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會

理事長的話

  首先,新民深深感謝台灣精神醫學會全體會員暨理監事們的支持委任,感謝之餘,還是感謝。

108年11月30日,新民與學會秘書長廖定烈主任,於台北市松江路學會會址,正式與二十九屆賴德仁理事長及秘書長張家銘主任進行會務交接。賴理事長暨張秘書長針對學會重點業務明確指點,細節事項諄諄提醒,新民與廖秘書長獲益匪淺,增長良多。

  縱觀現階段精神醫療的發展,確實有頗多面向的突破。例如,三十多年來,幾個重要政策的擘畫,包括精神醫療網的設立(1986年);精神衛生法的制定(1990, 2000, 2002 and 2007);全民健康保險的辦理(1994);醫策會醫院評鑑的推動(1999)與衛福部心口司的成立(2013),確實帶動精神醫療的大幅進步。而產官學界與社區組織的合作參與,蔚然成風,包括精神醫療相關人才的大量培訓;新型抗精神病藥物的引進;腦科學與心理健康研究的創新;精神醫療次專科的發展;康盟與社區團體的成立;學校社區教育的深植等,更是功不可沒。

  然而,儘管我們的社會如此漸進發展,趨向成熟穩定,但就精神醫療而言,仍舊存有許多荊棘困難潛伏。其中,反覆出現的「老問題」,諸如汙名化議題,少子化衝擊與社區強制醫療限縮等,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好更深入,需要更多的「新思維」來處理。也正因為如此,隨著我們精神醫療同仁的長年努力,精神疾病個案的醫療、照護與復健的大幅改善,個案的生命得以延長,然而,新的問題亦也應運而生:精神疾病個案老化議題。

  目前的文獻報告顯示,嚴重精神病個案(serious mental illness, SMI)的平均壽命,較一般大眾短少10-20年。SMI個案經常出現身體共病(physical comorbidity)狀態,包括糖尿病,冠狀動脈心臟疾病,高血壓與肺氣腫等,可能促使SMI個案必須面對更多變化的老年生活。加上精神疾病個案往往有不良的飲食習慣,較少的體力活動,較高的吸菸頻率,更多的酒精與物質成癮濫用機會,種種不良生活方式的選擇,都將促使SMI個案的身體健康問題,益形嚴重。況且,SMI個案大多必須長期服用抗精神病藥物,藥物的潛在副作用,更是老年精神疾病個案必須面對的棘手問題。

  因此,保護和促進SMI個案的身體健康,儼然成為一個全球性的公共衛生與道德議題。與一般大眾擁有同樣質量的健康環境,適當的預防保健,應是SMI個案的基本權利。然而,精神疾病個案的身體健康卻是經常地,且明顯地被忽略,呈現一個令人震驚之健康差距。如何為SMI個案提供完整健康的醫療服務,應是現代精神醫學必須面對的最重要挑戰之一。目前看來,如何完整照顧高年SMI個案身體健康,於今尤屬重要。因其不單單只是社會責任與義務,對醫療人員而言,更是醫療照護品質進步的象徵。

  不過,關於SMI個案的一些現實情況,可能需要多加澄清。首先,多數SMI個案未有婚姻或是子嗣,其主要家庭支持多為父母,其他家屬與兄弟姊妹之支持,則是相對薄弱。當精神疾病個案達50歲或是更為年長時,其父母多已逾70歲,甚至達80歲。個案父母自顧老年生活無暇,恐更無心力支持其罹患嚴重型精神疾病之子女。而在此同時,SMI個案之手足姊妹亦將邁向高年之際,遑論可以從旁協助支持。其次是共病症的照護問題。SMI個案或因疾病症狀影響;或因認知功能退化,致自我照顧功能不佳;或因抗精神病藥物影響,確實較易產生部份內外科疾病,需要轉送其他綜合醫院等醫療機構治療。其中,跌倒與骨折,則是社區與長照單位最常見的臨床問題之一,也是造成SMI個案痛苦失能,後續復健照護困難與醫療資源耗費的主因。醫護人員尤應積極針對高年SMI個案進行體能運動訓練、常規骨質疏鬆篩檢及推動預防跌倒計畫。最後則是陪病照護與經費來源的議題。當個案轉送至綜合醫院急診或住院治療後,相關陪病照護問題將陸續產生。儘管在全民健保的庇護下,個案暫時毋須擔心醫療相關費用。然高年SMI個案已無家庭奧援,住院期間如何尋求人員協助進行生活照顧、陪病檢查與後續之醫療自付差額部分等庶務,都是醫護與社工人員必須嚴肅面對之重要議題與艱難挑戰。

  至於近年社區暨社會中方興未艾的「酒精暨藥物濫用防治」議題與強化「社會安全網」議題,則可能牽涉多項精神疾患之醫療問題,包括憂鬱症狀,人格違常與衝動暴力等個案,或許皆是我們精神醫療不可迴避的發展趨勢。雖然自民國107年起,在衛福部與心口司的大力支持下,我們已設立了多家「藥癮醫療示範中心」,積極進行各區域成癮醫療的多方資源整合與治療模式建立,然其後續成效的評估與發展,實更需要時間嚴苛的考驗與我們不斷的努力。

  而社會大眾亦因擔憂「社會安全網」有所不足,期待成立「司法精神病院」的呼聲,總是此起彼落。儘管我們現有的資源,如按司法精神個案需求屬性分類,已包括:(1)辦理「一般綜合醫療」之台中監獄附設培德醫院;(2)辦理「精神醫療」處遇之台中監獄與台北監獄-桃園分監,皆具精神醫療專區服務相關個案;(3)辦理「性侵害加害人刑後處遇」之各縣市簽約醫療機構與(4)辦理「監護處分」之各縣市簽約醫療機構等,業已運作多年。然設置「司法精神病院」的幾項核心議題,諸如:標的個案是否應為觸犯刑法、毒危條例、家暴法與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等法規與(疑似)合併精神疾病或藥酒癮問題之個案,而其目前的狀態是在:(1)審前或審理期間 (prior to their trial)的短期住院階段;(2)審後或定讞 (after they are convicted)的住院階段,或是(3)刑期間或刑後住院階段之相關精神疾病處遇等,均應有不同的考量。而目前辦理「司法精神病院」的主要困境則為:(1)相關機構未具有相對之司法管轄權力,亦無尚稱完整之戒護系統;(2) 相關機構並無獨立安全空間可供使用;(3)無法依程序漸進收治不同類型精神疾患個案,造成個案分類處遇不易。另相關費用的編列,諸如:(1)如何積極獎勵同仁參與;(2)合理的支付標準;與(3)穩定的年度預算編列,更是「司法精神病院」能否持續運作的關鍵。至於司法相關個案的刑後社區追蹤議題,究竟應由:(1)機構病房護理人員;(2)精神照護系統之各縣市公衛護士,或是(3)衛生局心衛社工追蹤,都是攸關日後評估成效是否成功的關鍵。凡此總總,多亟需我們精神醫療同仁的持續努力與熱情參與。

  醫療界的創新發展,不斷演進。特別是在內外科暨影像醫學的新技術,新藥物與重裝備競賽的持續競爭下,健保費用與自費醫療不斷擴張上揚,確實壓縮了各級醫療院所的生存空間。當然,精神醫療自然不免於外。近年來,精神醫學界亦快速引進了rTMS,將其運用於臨床,造福嚴重憂鬱症個案,貢獻卓著。期許台灣精神學會會員同仁能持續與世界各精神醫療專業學會接軌,汲取新知顯學,嘉惠精神疾病個案。當然,我們台灣精神醫學會除了仍須不斷與本身之各精神次專科學會溝通瞭解外,更須與台灣其他相關醫學專業學會,醫師全聯會與醫事人員全聯會等多加聯繫學習,以期增進情誼,相互支持,共榮成長。而始終堅守臨床工作崗位的第一線精神醫療同仁,自應獲得更為合理的健保支付,以確保精神疾病個案的醫療品質。

  再一次地,新民感謝台灣精神醫學會全體會員暨理監事們的支持委任,期待會員同仁們多多給予指導,溝通與瞭解,讓我們一路同行,邁向美好。敬祝 台灣精神醫學會全體會員暨理監事同仁,平安健康,幸福圓滿。

第三十屆台灣精神醫學會 理事長 李新民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