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與消息

學會公告

有關本會會員周元華醫師因陳前總統案受北院裁罰-新聞稿

  依據7月31日全國各大媒體報導,台北地院合議庭因審理前總統陳水扁案件,指定並傳喚陳前總統的前任主治醫師周元華主任為鑑定人,但在周元華醫師表示自己並沒有司法精神鑑定的專業,且曾身為陳水扁先生之主治醫師,有醫學倫理及利益衝突的考量,不宜擔任鑑定人的明確表示之下,仍遭合議庭以拒絕出庭為由截罰三萬元,創下鑑定人遭法院裁罰的首例。針對此事件,本會必須嚴正聲明,周元華醫師依據法官迴避的相關法理,提出說明並拒卻鑑定人任務之行為,實有非常正當之理由,並受精神醫學會司法精神醫學委員會及多數精神科醫師的認同與支持,在此對法界先進及社會大眾說明並聲援周元華醫師之決定。

  對於合議庭片面強制周醫師為鑑定人並予以裁罰,我們尊重合議庭對法律的適法性及相關見解,但對於精神醫學及鑑定的專業,則恐仍有考慮欠周之處:

  第一、司法鑑定為精神醫學的重要專業,在美國與兒童、老人、物質濫用、心身醫學等,併列為5大精神醫學次專科之一,而周元華醫師雖然是非常優秀的臨床醫師,但一如周醫師對合議庭的說明,他本身並未長期從事精神鑑定,此部份的業務亦非其專業,法庭若需要適當的專業鑑定人,周元華醫師絕對不是適當的人選。

  第二、醫病關係強調的是行善原則與信任,醫師的盡責對象是病患,所有醫師在治療過程中,都誓言要以患者的最高利益為考量,但精神鑑定追尋的是客觀真實,盡責的對象是委託鑑定的司法單位,與受鑑定人之間並無傳統的醫病關係;因此在精神鑑定的專業文獻或教科書中,都會提到應迴避由曾經具有治療關係的專業人士來擔任鑑定人,以避免影響鑑定的客觀與公正性。這也是我們認同周醫師並非此案適當的鑑定人的理由之一。

  第三、據悉合議庭期待釐清的是陳前總統目前的精神狀態及出庭能力的問題。事實上周元華醫師曾針對在其主治期間的狀況出庭作證,做為一個證人,周醫師相當的配合。但目前陳前總統早已數月未曾接受周醫師主治,因此對於其現在的精神狀態,法庭若希望瞭解其現在病情,周醫師根本不是最佳的人選,在事實的部份理應由目前的主治醫師回覆法庭。

  面對如此充滿社會爭議的案件,周元華醫師在極大壓力下,在過去仍然一肩扛起治療陳前總統的任務,並且依其個人的專業判斷,對法庭及社會大眾提出他對患者病況及處置的臨床見解,雖然專業意見在醫界與社會容有不同意見,但台灣精神醫學界對於周醫師勇於任事、嚴守治療倫理的精神及其臨床治療能力皆給予高度的肯定,因此我們在這次的事件中,亦堅信周醫師此次對法庭提出拒卻擔任鑑定人的請求,絕對是出自其專業的考慮,其目的也是希望協助合議庭得到最佳的審判品質。

  而本會基於認同周醫師決定的立場下,提出本聲明,並再次強調,第一、周醫師自承鑑定非其專業,合議庭理應找尋更適當的鑑定人選,而非強人所難,第二、為求客觀公正,周醫師自請迴避鑑定,實為最符合倫理的決定,合議庭若為求得客觀公正的鑑定結果,亦應接受周醫師的迴避請求,第三、陳前總統目前的疾病狀況,病情事實的部份應該由其現任的醫療團隊負責說明,要求一位已數月未曾治療患者的醫師,說明患者此時此刻的精神狀態,也不是合議庭意圖釐清陳前總統確切狀況的最佳選擇,因此我們懇請合議庭再次考慮鑑定人選,及對周醫師裁罰的適當性,不唯考慮案件的審判品質,也應為避免此錯誤的決定,影響未來專業鑑定人與司法系統的配合與互信。
2013/08/02 | 點閱率:16
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 周煌智醫師